当前位置:吾爱小说网>网游竞技>前妻不认账> 第326章 你要结婚了?【不是结局的结局】 vip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26章 你要结婚了?【不是结局的结局】 vip(1 / 1)

“不能的话,就不要说弥补。”

说完这话,荣帧一下挣开了他的手,转身就朝外面走。

一声清脆的关门声,彻底把荣清石的呼喊隔绝在了门里面。

门外的椅子上,冯叔坐在那里,脚边,放着一个水壶。

见荣帧出来,他慢慢站了起来,朝着她笑了笑。

“大小姐。”

荣帧上前一步扶住他,“冯叔。”

她扶着冯叔坐下。

“大小姐,为什么不听荣先生把话说完呢?”

冯叔看着她,“这段时间,他一直都很后悔,也一直都想找机会,和您道歉。”

“道歉?”荣帧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,“道歉有什么用?这种虚情假意,我不会接受。”

道歉就能抹干净他所做的事情了?道歉,那些他给的伤害,就都能没有了?

越是最亲近的人,那种伤害,就越难以消融。

荣帧对他,就是如此。

失去母亲,看着杜琴带着荣暖进门,让荣帧迅速的长大,她恨爸爸,认为,是他一手毁了她们的家,但是同时,她也爱他。

那是自己的爸爸,小的时候,也曾把她当作掌上明珠的爸爸。

那些美好的记忆,那些被||宠||得无法无天的日子,荣帧怎么可能会忘。

就是因为曾经得到过,所以,在后来失去后,心里才会觉得不公平,才会一直耿耿于怀的放不开。

她一直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,那个以前能那样|宠|爱自己的男人,会在妈妈去世后,迅速的变了样子。

快得,让荣帧都有些怀疑,她以前过的那些日子,是不是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。

现在,在一次又一次的被伤害,在一次又一次的伤心,失望,这样的循环里,荣帧长大了,她也渐渐渐渐的,不再期望什么了。

而现在,他现在说要弥补她,荣帧的心里,没有喜悦,多的,只是冷漠和麻木。

她已经不需要了,自然也不会觉得高兴了。

“冯叔,这么多年了,我已经累了,也学会了自己扛着,对于他的愧疚,我没有什么好说的,他对我是不是真的觉得对不起,我已经不在乎,但是,我希望,他能真的觉得,对不起我妈妈。”

“她爱了他那么多年,为了他丢了『性』命,他最对不起的,最应该求得原谅的,应该是她。”

冯叔叹了口气,事到如今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荣帧对荣先生心结很深,这也不是三言两语,就可以解开的。

荣帧没有再说什么,直到最后离开,她也没有再进去看他一眼,但是,却在走出医院之前,打了电话给anne,让她找两个护工,来医院照顾荣清石。

她能做的,也只有这样了。

再多的,荣帧不想强迫自己。

荣天集团

董事长办公室。

荣帧正在看这一季度的工作表,anne拨了内线电话进来。

“荣董,有名律师,想要见您。”

律师?

荣帧顿了一下,“请他进来。”

半刻后,有人敲响了她办公室的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黑『色』西装的男人,他首先做自我介绍。

“荣董您好,我是华启楠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我叫卫康。”

他递了一张名片给荣帧。

荣帧客气的请他落座,“卫律师,你好,不知今日找我,是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,今天我来,是受您的父亲,荣清石先生的委托,他已经把手里全部的荣天集团的股份,转赠给了您,”卫康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叠文件,递给荣帧,“这里是全部的合同,荣先生已经签好字了,只需要您签字,即可生效。”

荣帧有些不敢相信,她接过文件,细细的一看,果然,上面写得清清楚楚,荣清石把他手上,所有的股份,都给了荣帧。

其中,还有一些他投资的,一些小公司的股份,以及他手里的股票,基金,房产,全部都转赠给了她。

荣帧冷笑一声,“这是在做什么?”她冷冷的一放,“我不会接受,你请回吧。”

像是知道荣帧不会接受一样,卫康又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,“这是荣先生请我转交给您的信,他说,无论如何,请您一定要看完,看完后,再决定是否接受。”

荣帧接过,打开,信的内容不长,看得出,是荣清石亲笔。

“帧帧,我知道,这辈子,请你原谅我很难,但是,我还是要和你说对不起,这些东西没有别的意思,它们本来就是属于你的,我不过是偷走了,现在,良心发现,想要归还罢了,我要走了,去x市,我和你|妈妈刚刚结婚的时候,她说过,x市环境好,等以后,想要去那里居住,买个带院子的房子,种种菜,养养花,再养两只她最爱的猫,肯定很舒心,如今,她不在了,我想去替她完成心愿。”

“帧帧,希望你能过的开心,可以的话,早点和炎恒结婚吧,看得出,他对你是真心的,希望你能真的幸福,这,也是我和你|妈妈,共同的心愿。”

荣帧拿着信,一直都没有说话,半晌,她把信放下,拿过笔,在那份文件上,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送走律师,荣帧对着窗外,一直都没有再说话。

傅薄洲是在得知荣帧要结婚的消息,匆匆从国外赶回来的。

那日之后,他也会时不时的给荣帧打电话,谁也不提以前,也不会再说起荣暖,两人就像是朋友一样,会聊几句。

但是,她却一直都没有告诉自己,她正在准备,和炎恒结婚的事情。

当罗宇在视频和他汇报完集团的情况,欲言又止的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,傅薄洲,有将近一两分钟,脑子是一片空白的。

等回过神后,他的手,几乎是下意识的,拨通了荣帧的电话。

“你要结婚了?”

电话一接通,没等那边说话,傅薄洲就先问了出来。

那边的人明显有停顿,过了一会,才回道,“你知道了?”

“你真的要结婚了?和炎恒?”傅薄洲又问了一遍,不依不饶的。

“是。”荣帧这次没有犹豫,很干脆的承认了。

傅薄洲的心,在荣帧的回答里,一下沉入了谷底。

“为,为什么,不告诉我。”半晌,傅薄洲找回了声音,他语调干涩的,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他几乎隔两天就要和荣帧通话一次,结婚的事情,为什么不告诉他。

“没有必要。”荣帧的话,简短又干脆,直接伤的傅薄洲的心,一下子变得血淋淋的。

没有,必要么?

傅薄洲苦笑。

真是直白到冷漠的回答啊!

傅薄洲已经忘了,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。

之后,他一直都没有再给荣帧打电话,但是,他却控制不住自己,不去再想她。

随着荣帧和炎恒结婚日期的临近,傅薄洲的情绪,也越来越焦躁。

终于,他最后,还是没忍住,回国了。

他在心里对自己说,既然荣帧已经做了决定,既然她已经选择了她要的幸福,那么,自己就要祝福她。

虽然她的幸福里,再也没有自己。

但是,只要她幸福,就好了。

这句话,傅薄洲在整夜整夜睡不着的时候,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,渐渐的,他信以为真,也觉得,自己已经可以接受,荣帧要结婚的事实。

傅薄洲回国后,什么都不做,他开始像个偷窥者,整日的跟着荣帧。

他看着她上班下班,看着她和炎恒约会,看着她对炎恒笑得没有一点防备,看着他们逛街,选购结婚用品,看着他们一起去拍婚纱照,一起在婚纱店里试婚纱和礼服,看着荣帧美的像仙子一样。

他的心,一方面痛的无以复加,一方面,却又觉得很满足。

傅薄洲觉得,自己真的是疯了。

随着婚礼的日子渐渐临近,荣帧心里的紧张,也开始越来越多。

炎恒笑着说,她这是婚前恐惧症,荣帧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但是,她自己清楚,她这不是恐惧,而是『迷』茫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在她答应了炎恒的求婚,看到他欣喜若狂的表情的时候,心里想的,却是傅薄洲。

她脑子里出现的,是她『逼』着傅薄洲娶她的时候,他的样子。

日子越近,她就越不安。

她知道,炎恒会对她很好,他会是一个好丈夫,好爸爸,但是,荣帧不确定的是,她会不会是个好妻子。

婚礼那天,荣帧几乎一|夜没睡。

天刚刚亮,她就被anne拉着起了床,洗漱,化妆,忙的头昏眼花。

见到炎恒的时候,荣帧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她以为,自己看到了傅薄洲。

她和傅薄洲结婚的时候,傅薄洲穿的,是一身黑『色』西装,全程都黑着脸,一点笑意都没有,而现在,炎恒是一身白『色』西装,带着可以称为,最幸福的笑容。

为什么,自己会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人,当作一个人呢?

荣帧全程面无表情,即便在休息室等候的时候,anne作为伴娘,早已经紧张的不行,可是荣帧,却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。

她不是不紧张,而是,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很快,她就在anne的陪伴下,走了出去。

现场,布置得很华丽,荣帧看到炎恒,在不远处等着她,她的心跳声,越来越大。

在神父问她,是不是愿意的时候,荣帧一直都平静的波澜不惊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慌『乱』。

愿意,还是不愿意?

“我……”半晌,她开口,只是,话没有说完,就被打断了。

“荣帧!”

她回头,看到了傅薄洲。

他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,叫着她。

傅薄洲穿着黑『色』的西装,像极了两人结婚时候的样子,不同的是,那时候,他的脸黑的厉害,而现在,他的脸上,满是痛苦。

“荣帧,不要结婚,好不好?”

炎恒的脸『色』一变,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荣帧,她没有注意到炎恒,从傅薄洲出现,她的眼里,就再也看不到他了。

在场的宾客已经开始窃窃私语,炎家的人,也已经有些着急了。

这里的人,几乎没有不认识傅薄洲的,对于他和荣帧的关系,自然也是一清二楚。

傅薄洲在荣帧的沉默里慢慢死了心,最终,他苦笑着道歉,“对不起,我知道了。”

说完,他转身,慢慢的走了出去,背影有说不出的落寞。

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婚礼继续。

神父再次问了荣帧那个问题,“是否愿意嫁给炎恒先生为妻?”

而炎恒原本放松下来的心,在荣帧长时间的沉默里,再次吊了起来。

半晌,荣帧抬起了头,却转头看向炎恒。

她看着他,眼里满是内疚,却坚定的对他说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说完,荣帧转身,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,提着裙摆,一步一步,走出了礼堂……

她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,到最后,几乎是小跑了起来。

炎恒就站在原地,看着荣帧一身洁白的婚纱,看着她越走越快,看着她的背影,最后,完全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……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